海洋之神首页_hy5900cc海洋之神_hy5903海洋之神
海洋之神首页-全球最大的hy5900cc网上老虎机平台,致力于全新打造顶级的hy5903在线海洋之神网站。

台剧濒死:无力再造F4般爆红奇迹

2020-09-12 03:20

  这些年的金钟奖,不要说是普通观众,就是连业内人士也关注寥寥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从辉煌到寥落,台剧的式微,其实有迹可循。(文/陈新颜 蔡世伟)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台湾剧的影响力几乎抵达所有华人地区。金庸武侠剧、历史古装剧、琼瑶剧都是一代经典,至今看来都毫不逊色,影响了几代人。然而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之后,内地剧渐渐崛起,台剧影响远不如前,加上台剧自身经费紧缩,制作也不如以往精致,于是渐渐都转型为八点档本土剧,一心一意在台湾市场发展,放弃了外面的天空。唯有偶像剧还能杀出一条血路,凭借着细腻的刻画与清新的爱情拥有一片立足之地。只是,眼下这一亩三分田似乎也地位不保,十年如一日的套路让台湾偶像剧变成了低幼、粗糙、脑残的代名词,让人无奈地发出“台剧濒死”的叹息。

  2015年台湾电视金钟奖刚刚落幕,获奖的作品《16个夏天》《妹妹》《新丁花开》《麻醉风暴》知名度都不高。即使适逢50年大庆有历届得奖者助阵,红毯仍然显得星光不足——这些年的金钟奖,不要说是普通观众,就是连业内人士也关注寥寥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从辉煌到寥落,台剧的式微,其实有迹可循。

  最近这些年,内地剧发展迅猛,与台剧的衰落正好形成鲜明对比。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收视率。台湾也有“限购”政策,因此购买的内地剧不多,但绝大多数都收视惊人。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2012年在台湾播出的《步步惊心》与《后宫甄嬛传》,前者首播后以惊人的1.90,一举打破中视近10年来8点档的首播纪录,随后连日攀升一直达到平均2.06,单集收视甚至破3;后者刷新了华视8点档的多年收视纪录,引发全民观剧热潮,重播N次后依旧收视惊人,仅此于闽南语长剧。就连《流星花园》的编剧也承认:“台湾写不出《甄嬛传》。”

  如果说这两部剧特别经典是特例的话,那么在台湾播出的《穆桂英挂帅》收视达2.87、《宫锁心玉》为2.58、《美人心计》为2.41、《兰陵王》的大结局甚至破4!今年,《神雕侠侣》首播0.99,随后暴涨至2;《武媚娘》《古剑奇谭》首播几乎就有近2点,之后更是势如破竹,完全碾压同档台剧。与此相对的,今年还算是比较有知名度的林心如主演的《16个夏天》的首播收视仅仅只有0.61,到大结局才破2,而一般偶像剧,首播能过1已算惊人数字了。

  除了收视,在排播方面,台剧也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,生存空间被不断挤压——三大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清一色播着内地剧,就连强调本土的民视也从几年前张纪中的《新西游记》开始播起了内地剧。不仅仅内地古装剧受青睐,《蜗居》、《夏家三千金》、《离婚律师》等内地时装剧在台湾收视率也都不俗。

  当台剧从曾经的百花齐放狭窄成偶像剧与乡土剧两种时,就注定了对外的影响力不会持久。后者的受众是本土闽南语观众,几乎没有外部关注度,而前者从2003年的《流星花园》开始发迹,经历了一段辉煌期之后,终于沦为了低龄、幼稚、粗糙的代名词,被时代所抛弃了。仔细想想,能够说得出名字台湾偶像剧,《败犬女王》、《王子变青蛙》等等都是十年前的作品了,就连台湾最后一部大红的偶像剧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,虽说韩国买了版权翻拍,也是好几年前的旧作了。

  品质决定一切,在台湾偶像剧江河日下的情况下,内地的电视台、视频网站自然优先选择欧美剧、日韩剧而非台剧。除非有大的明星撑场,否则几乎已经难见台剧踪影。台剧的播放量、网络和媒体讨论也极为惨淡——还是以知名度较高的《16个夏天》为例,尽管口碑尚可,但同期的《古剑奇谭》、《勇敢的心》等剧集网络播放量都超过几十亿,《十六个夏天》却连前十的榜单都没能进去,在微博、网络上的讨论度也十分有限。正在湖南卫视播出的《明若晓溪》尽管有周杰伦妻子昆凌以及台湾新生代演员出演这些卖点,但也被压了好多年才得以播出,且无论收视率与关注度都远逊于改编自同一个作家、由内地小鲜肉出演的《旋风少女》。

  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然而放在如今台湾艺人身上却并非如此。同等知名度的台湾演员片酬只有大陆演员的二分之一甚至更少。偶像剧女王陈乔恩在拍《笑傲江湖》之前片酬价位不高,红了之后才身价上涨,拍《偏偏喜欢你》时一部剧的打包价为1000万,单集50万。言承旭、周渝民等台湾艺人的片酬普遍在单集30-35万之间,都不是很高。相比之下,目前李易峰对外的片酬报价在3500万左右,后来居上的杨洋报价也达到了2500万左右。台湾艺人内地片酬不要说是与演技挂的内地大咖相比,就是与靠着一部剧就能片酬急剧上涨的内地小鲜肉比都便宜太多。当然,这是横向比较,同一艺人的内地片酬比起他们在台湾的片酬还是要高出5-10倍。

  这些还都是台湾最顶端的艺人,普通的、新生代的台湾演员片酬更是低得可怜,但即便这样,内地的片方也不愿意用他们。某个负责演员方面的副导演一语道破玄机:“没市场。”

  以前的台湾偶像剧是造星工厂,陈乔恩、阮经天、言承旭、周渝民、林依晨、陈柏霖、彭于晏……都是台湾偶像剧最鼎盛时期所培育出来的,他们如今已经成为台湾娱乐圈乃至华语娱乐圈的知名人物。然而近几年,台剧的造星能力大幅度下降。稍微风光一些的台剧实际都还是由成名大咖在扛,去年拿下金钟奖的《回家》里的周渝民,今年提名金钟的《十六个夏天》里的林心如,都是业已成名的演员。新生代台剧演员不要说像F4那样一夜爆红,就是主演了几年的偶像剧都未见得红。翻翻这几年那些被金钟奖提名甚至获奖的演员:莫子仪、钟承翰、周孝安……这些名字说出去,都冷门到不忍直视,也更加显出台湾电视圈的青黄不接与断层。几乎已经没人关心现在是什么人在演台湾偶像剧了,它的造星功力甚至还不如《康熙来了》这样的综艺节目。

  如今台剧只剩下两种,一种是偶像剧,一种是乡土剧。乡土剧的收视在台湾虽然依旧坚挺,但局限性太强,只有台湾闽南语的固定受众。撇开受众单一窄小不说,光以艺术价值来评判,也几乎没有立足之地,制作粗糙,除了撒狗血还是撒狗血。偶像剧则全是小情小爱,在经历过辉煌期之后已经走入死胡同。十年如一日的创作套路已经无法满足这个时代了——观众长大了,视野更加开阔,选择也更多——有更高大上、更精致的欧美剧日韩剧可看,为什么还要看台剧呢?

  那么,为什么台湾如今除了乡土剧与低龄偶像剧,拍不出其他的剧种?实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台湾地方太小,取景地就那么点大,没有类似横店影视城等等全部配套的措施,所以拍不了气势恢宏的古装剧。来内地取景又耗资巨大,它们根本承受不起。至于台湾制作人一直吹嘘的“比内地创作风格多样”,其实也不尽然,要不然警匪剧为何这么多年只出了一部《痞子英雄》?更不要说战争剧、悬疑剧、民国剧、名著改编剧这些了。台湾艺人温升豪就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金钟奖确实越来越式微,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电视产业太小。金马奖能面对所有华语片,但金钟奖却只面对台湾市场,所以容易故步自封。”如果说古装剧是因为台湾拍不了,那么警匪剧、战争剧是因为台剧根本不想拍——台湾人专注于小情小爱小资,根本就不爱看这类剧,那么台湾电视人自然也就不愿意在这些剧种上下功夫、做赔本买卖了。

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曾经辉煌的台剧如今堕落至此,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最根本原因就是市场狭小、制作费受限。《16个夏天》的制作人谭君平表示,台剧一集成本大概190-230万台币,折合人民币40万左右,这已经是有大咖加入的剧集预算了。可是这费用要是放在内地,连一个大牌明星的一集片酬都支付不了。以16集的长度来算,一部总投资800万的台剧已经非常厉害了。

  即便不拿耗资巨大的古装剧去与台剧比,同样是偶像剧,国内那些买下热门IP的偶像剧,总投资经常是过千万的。《何以笙箫默》总投资6000万,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的总投资8000万,更不用说那些动辄投资过亿的古装剧了,这都是台剧望尘莫及的。

  高额的制作费,带来的是服化道场景的精致、大牌艺人的加盟、制作水准的提升,保证了剧集的质量。这么做也让剧集更加好卖、更加容易回本,制作方、电视台赚了钱后就更加愿意投资电视剧,如此市场方能良性循环。《旋风少女》能够为了呈现“元武道”的训练实景,实景搭建了一座专业训练馆,地垫和护具等使用的是和备战奥运的专业队同样的品牌,这是制作费紧张的台剧想都不敢想的。台剧精打细算,请不来好演员、拍不出好场景,呈现的剧集品质也就可想而知。

  现如今,台湾已经成名的演员不是在内地拍戏就是在前往内地拍戏的路上,扎堆在横店影视城的台湾艺人不计其数。不仅仅是艺人,知名的编剧、导演、制作人也都集体来到内地拍剧,能够留在本土坚守的,寥寥无几。这几年金钟奖比较大牌的颁奖明星,无一不是台湾艺人跑到内地来拓展事业并且风生水起的典范。吴奇隆的东山再起,林心如的自己做老板,都得益于内地剧的影响。得奖的人籍籍无名,这些颁奖的人自己人生的高潮却在别处,对于表彰台湾节目的金钟奖而言,无疑是个讽刺。事实上,但凡在台湾小有名气的艺人,几乎都上内地捞金了。电视事业人才的流失程度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而据著名偶像剧导演刘俊杰透露,艺人的内地片酬是台湾的5倍以上:吴奇隆大陆50万/集,台湾8万/集;陈乔恩大陆30万/集,台湾5万/集……如此悬殊的差距,台湾艺人不愿意回到台湾拍剧也是情理之中。中天戏剧总监张臻表示:“如今请大牌只能靠剧本好或是‘交情’。凡是去过大陆拍戏的,价码基本上就有点回不去了。5倍10倍地跳。”谭君平也表示,林心如今年回台湾拍《16个夏天》,是因为林心如自己担任制作人,“算是赔本在做,其他艺人我觉得没有想要回来。”

  除了片酬因素,开拓眼界、提升自我也是台湾艺人、幕后人员去内地拍戏的理由。温升豪就表示:“资金规模比较大,可以做出大卡司,大规模,成就感比较大。而且内地与台湾同文同种,磨合起来并不困难。我这两年拍了五部戏,上海深圳苏州北京,长了很多见识。内地拍戏比较像是军队的集中管理,工业化的流程,比较制片制度、比较精实,很考验人。台剧可能更人情化些,但如果没有够创意的剧本,就没办法做。”

  另外,台剧的制作方式也流失了许多人才。台剧的制作方式是边拍边播,剧本的创作方式也是边拍边写,没有完整度的剧本,对艺人来说十分痛苦,也无法连贯进入角色。台剧往往一拍就要四五个月,这对大牌明星来说是一种桎梏:“在内地两三个月就能拍完,但是台湾却要5、6个月。台剧往往只有5、6集剧本就开拍,艺人被牵着鼻子走。没有备档戏,自然难请到艺人。”谭君平如是说。

  早在“老三台”时期,因为总共就这三家电视台,台剧尚能集中力量拍剧,资源足够集中。如今电视台遍地开花,有线台林立,林林总总加起来上百个电视台,各自为政,力量被平摊,本就不够的资源被分化得日趋严重,对于台剧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。政府对电视剧的扶植力度也不够,尽管有专门的文化基金,但数额太少,僧多粥少根本不够分,不像内地与韩国,政府对电视剧的扶植力度强大有力。甚至,台湾的电视管控部门对于广告植入的控制非常严格,综艺加植入要罚钱,电视剧也不能有很明显的植入,台剧广告收入这部分并不足以维持成本。谭君平对此也忧心忡忡:“其实做电视剧全部都在赔钱,电视台就算靠广告收入也没办法与成本持平,只好不断再缩减成本。除非能卖到海外,但卖到海外的话就要看卡司。”

  这些年,内地电视剧的收益模式也发生了变化,内地的视频网站发展迅猛,电视剧的网络版权价格在节节上升。过去网络版权的价格20~30万顶天了,现在能到150万以上,因此高片酬、高制作费对内地电视剧不成问题,就算卖给电视台收不回成本,还有网络能卖、能回本,但这在台湾却很不现实,因为台湾没有专门的视频网站,台剧只能卖给内地的视频网站。不仅在电视剧的发行问题上很被动,对于电视剧的传播也是一种桎梏。

  台剧真的没救了吗?也不尽然。如果台湾的电视人能放下自娱自high的小家子气,能够不再裹足不前、盲目排外,或许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也未可知。

  1.如果说台剧还有优势,那么就是自由的创意与细腻的表达,台湾的“巷弄文化”以及上世纪60、70年代的台湾故事,其实很具备题材的独特性,与内地观众既有相同的文化,又有不同的历史,反而能在剧种方面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。事实上,这一类的怀旧剧如《光阴的故事》不仅在本土播得好,在内地也很受欢迎。拼财力、拼投资拼不过,可以在思路上取胜,多多尝试脑残偶像剧之外的剧种。假若以后内地的网络剧也遭受广电限制的话,台湾剧可在惊悚、鬼神等内地剧有所限制的题材上另辟蹊径,绝对是一大亮点。

  2.在资金投入上,小资金也有小资金的玩法。譬如偶像剧也不是不能拍,但应该立足精品。与其做一百部烂剧,还不如集中精力把所有资源都汇集到一部好剧上。譬如可以请大咖任制作人来降低演员片酬。譬如可以改动周期过长的制作方式,先拿出完整剧本,缩短艺人拍剧的档期。

  3.敞开思路,放开“合拍”的限制。与内地合拍尽管是台湾电视人一直在做的事情,但正如张臻说的:“现在两岸的合拍剧就算进了台湾,是台湾人拍的,还是被归为‘大陆进口’,是一个外来物。”合拍剧不能评奖、不能占用本土播放资源等一系列限制使得合拍剧举步维艰。等金钟奖也像金马奖那样能够包容一切华语电视的时候,也许才能让金钟奖不那么冷清。

  4.“合拍”还不仅仅指的是两岸合作拍电视剧,还包括发行等各方面。这一点上,三立已走在了其他电视台的前头,它与内地的视频网站进行了“打包制”的合作形式,一年10部戏,以统一打包的价钱卖给视频网站,两方面形成战略联盟,对彼此都有好处。中天也蠢蠢欲动,试图寻找与芒果TV合作的可能。当有些台湾电视人还在金钟奖上觉得内地剧是威胁的时候,已经北上的温升豪说得很好:“你看今年8月中国电影票房已经超越好莱坞,这个非常可怕,连好莱坞这么高傲的市场,都已经往大陆靠拢。身为台湾,我们没有理由在这方面排斥。”